首页 > 新闻 > 外交部发言人谈话
2017年4月18日外交部发言人陆慷主持例行记者会
2017/04/18

  应俄罗斯联邦总统办公厅主任瓦伊诺邀请,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办公厅主任栗战书将于4月25日至27日访问俄罗斯。

  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和俄罗斯联邦总统办公厅主任2014年建立了磋商机制,并且保持年度互访。栗战书主任此次访俄期间,将会见俄罗斯联邦领导人,并且同瓦伊诺主任围绕保障两国元首交往、更好地推动落实两国元首达成的深化两国合作共识进行深入磋商和交流。

  相信栗战书主任此次访俄将进一步增进两国政治互信,更好服务两国元首交往,为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在高水平发展注入新动力。

  问:据报道,日本政府14日内阁会议确定了答复在野党民进党议员的答辩书,称教育机构可以在符合教育基本法的基础上,判断使用希特勒自传《我的奋斗》中“有益、适当”的内容。请问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我的奋斗》是本什么样的书,全世界都早有公论。日本政府偏偏同意选择这样一本书的内容作为青少年学生的教材,在日本国内引起了高度关切,这完全可以理解。法西斯主义和军国主义思想是引发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祸根,必须得到彻底清算和根除。在这一涉及大是大非的历史问题上,容不得半点暧昧和模糊。我们敦促日方深刻反省和汲取历史教训,以正确的历史观教育年轻一代,旗帜鲜明地警惕和反对战争有害思想,以实际行动取信于亚洲邻国和国际社会。

  问:来自韩国的朝鲜阅兵式相关图片显示朝方可能使用中国卡车载导弹。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我们在这里多次说过,中国和朝鲜两个邻国保持着正常交往,包括一些正常的经贸往来。同时,作为联合国成员国、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国一向严格履行自己的国际义务,包括根据安理会决议所承担的国际义务。有关各方也必须清楚,除了安理会确定的一些义务外,对于任何其他单方面的制裁措施,中方原则上都是反对的,必须划清这个界限。

  问:4月25日是朝鲜建军纪念日,中方是否有派代表参加的计划?

  答:中朝一直保持着传统友好交往。具体有什么安排,我们都会及时发布消息。

 

  问:中国美国商会刚刚发布了年度报告,敦促美国政府进一步努力,使中国创造公平营商环境。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这个问题我可以在这里作原则回答,你如果需要进一步了解具体的政策信息,可以向中国政府的主管部门去询问。

  关于投资环境问题,根据中国商务部统计,去年美国对华实际投资同比增长了52.6%。作为发展中国家,中国市场开放的速度和幅度有目共睹。中国已是最开放的发展中经济体之一。中国致力于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我们也欢迎各国来华投资,也将继续为外资企业提供越来越多的投资机会,营造越来越好的投资环境。我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今年1月17日,中国国务院印发了《关于扩大对外开放积极利用外资若干措施的通知》,也证明了中方在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创造公平竞争环境、加强吸引外资方面的决心和诚意。同时,我们希望其他国家也能为中国投资者打开大门,让彼此投资贸易合作能够在更加公平、透明、开放的环境里健康发展。

  问:关于朝鲜阅兵中出现中国卡车的问题,中方是否担心对朝出口的技术包括两用技术?也就是说中方公司可能认为他们出口的技术是民用,但其实被朝方用作军事用途?

  答:刚才我已经说过,作为联合国成员国,中国严格履行自己的国际义务,包括根据联合国安理会决议所必须承担的义务。与此同时,我们也同包括朝鲜在内的其他各国保持着正常的经贸往来。至于你说到的“两用物项”问题,第一,安理会决议本身对具体的“两用物项”哪些是管控物项、哪些属于禁运范围,是有明确规定的。只要是属于安理会决议禁运范畴的,中方都严格遵守有关规定。就中国自身的出口控制政策而言,随着我们的防扩散出口管制政策逐步到位,我们的政策也是基于清单管理的,所以这点你完全可以放心。

  问:第一,据报道,韩国还没收到过出席“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邀请,分析认为主要原因是韩国将于5月9日,就是高峰论坛开幕前五天进行总统选举,现在无法确定出席人员。如果在这五天之内韩国决定愿意参加,在技术方面这是可行的吗?第二,朝鲜方面是否有高级别官员出席高峰论坛?

  答:我先回答你的第二个问题。今天上午王毅外长已经宣布了应习近平主席邀请,将出席5月14日到15日举行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的外国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名单。

  关于你问的第一个问题,你刚才自己已经部分回答了这个问题。王毅外长上午已经介绍了对这次邀请的考虑和最终确定的名单。你可以上外交部网站查询。至于你提到的一个假设性问题,你知道我们在这里从来不回答假设性的问题。

  问:中国政府近期多次谈到朝鲜局势,能否介绍最新情况,你认为现在局势是趋于缓和了还是更加紧张了?

  答:从主观愿望上来说,我们跟你一样,也希望半岛紧张状态能够尽快降低下来,局势能够得到缓解,所有有关各方能够尽快回到谈判桌前,特别是能够营造出一个有利于通过对话协商妥善解决半岛核问题的氛围。这是中方长期以来努力的一个目标,也是不久前中方提出“双暂停”倡议初衷。但是你也知道,半岛核问题的起源并不在中方,症结也不在中方,最关键的当事方也不是中方。作为半岛近邻,我们当然有自身的安全关切和利益关切,也为解决半岛核问题作出了自己的努力。同时,我们真地希望所有有关各方都能够相向而行,共同作出这样的努力。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